華德福大地FB粉絲團

瀏覽人數

今日拜訪1582
總瀏覽數849920

【華德福的台灣味】

華德福的台灣味

 

  在教學的場域裏,有一個不變的教學原則,便是用孩子的生活經驗來引領他們習得這個世界運行的真理,因為這樣的方式最能感動孩子,也最能引起深刻的理解。在華德福教育裏,我們會說這就是「教師看見孩子的能力」。但是現代的教育卻常常受到扭曲,為了吸引孩子的注意力,而常常傾向於表面新鮮感的教育,而忽略了深度創新的能力。

  這兩種「新」鮮感的獲得,一種是流於表面的增廣見聞,就像流行文化,來得快去得快,是「樂」,從外而來。另一種,是從內而外的創造力,像經典,慢,卻很有韻味,讓人有歷久彌新之感,是從內而外,不靠外境的喜「悅」。

  台灣人引進華德福教育,目的是因為看到祂的精神,還是欣羡祂的外貌,我想都有,但時間一久就會忘記初衷。就像有些人會用沒有優律詩美的學校,就不是華德福,來評價一所華德福學校道不道地一樣。外國的菜色,很道地,偶而嚐之很新鮮,但如果天天吃,健康可能就會出現問題。就像我們自然而然不會一直選擇外食對身體健康的選擇一樣。

  當然這樣的評價,對外行看熱鬧的人來說,是可以的。但學校已經邁入第四年,我們的伙伴,我們還在行外嗎?

  接下來,伯彥將引用新竹教育大學華德福師培中心的主任,成老師虹飛的文章,讓大家可以一窺華德福前教育組的負責人,一位內行人的反省。

引用如下:

  剛收到紐西蘭Boland教授寄給我剛出版的這篇英文文章,談華德福與地方感(sense of place)的議題,並反省華德福向外傳播的「精神殖民」傾向。Boland從事華德福教育工作35年,在許多華德福會議受邀演說。我之前也在FB推薦過他的著作。

  文章一開始他提到歌德館前教育組的負責人Christof Weichert 去年在澳洲發表的驚人言論:「我們該拿這位96歲的老太太怎麼辦?」意思是說,華德福教育自創立迄今已經老邁,該徹底更新了。文中還引用其他文獻提到三種實踐華德福的路徑:1.純淨之路(強調符合正宗華德福原汁原味)2.組裝之路(把一些在地元素放進華德福組裝,卻無法融合,好比把翅膀插在毛毛蟲身上做成蝴蝶的樣子)3.演化之路(經過蛻變重生,根植地方並開花結果。)

  作者的立場當然傾向第三者,若放在台灣來看,可以問的是如何長出真實散發台灣味的華德福?文中引一位紐西蘭毛利家長的話,發人深省,他說「我的孩子上華德福學校,那是我能為他找到的最好學校了。可是我難過,每天他從學校回來,越發不像個毛利人。」

  我有個好朋友在華德福學校弄北管布袋戲,或者另一位朋友在他的童年廣場搞三國大戰與各種台灣民間的兒童遊戲,都有濃濃地方味。包含體制內許多有志之士發展出來的接地氣的學習活動,例如平等國小巧宛然掌中戲團,比起「96歲老太太」,可是生猛有力得很哪!

相對而言,正如同Boland教授所觀察到的,世界各地有許多華德福老師被另一種體制化的力量牽制,不能面對週遭真實的環境,長出有生命的課程,卻自縛手腳,只敢依樣畫葫蘆,反而落入教學僵化脫離現實的險境。

  最後需要澄清一點,有人會把這裡強調的課程「地方性」與地域或國族意識形態(比如台灣至上或復興中華)相混淆。前者是去覺知自己的生命發展與周遭土地的具體連結,以求健康的成長;後者則是一種區隔我與他者的認同政治,源於自我中心的權力慾望。

  適逢中秋,願以此文與大家分享。

  Boland, N. (2016). A Sense of Place within the Waldorf Curriculum.

 

 

  多年前,伯彥有幸親近一位推動華德福運動的前輩,提及相同的問題,並請教華德福社群的內部是否有看到這個問題,答案是有的,這位先知便是歌德館前教育組的負責人Christof Weichert ,而這位前輩曾經跟他深談過此一問題,據說他是師承史待納博士的傳人。

  殖民,怪不了別人,真正的原因是被殖民的人內在沒有骨幹,才會有的現象。台灣人就像台灣的歷史地理位置一樣,是一位對外來文化很友善的國家。但這優點,另一方面卻容易成為欣羡他人,而忘記自己原來面目的缺點。就像成老師所說的:我們若沒有從我們內在的生命做為出發,那麼我們學什麼都只會「花瓶的教育」,這樣的花很漂亮,卻少了持續不斷的生命力。

學生 林伯彥 敬記

 

P. S. 平等國小是伯彥成為教師之路的推手之一

巧宛然掌中劇團是由大地校歌作曲音樂人紀淑玲老師1988年引入並支持至今

華德福大地FB粉絲團

瀏覽人數

今日拜訪1582
總瀏覽數849920
課程實況
自然探索
四季慶典
成果分享
藝文活動
教師進修
家長講座
課程訊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