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福大地粉絲團

瀏覽人數

今日拜訪80
總瀏覽數486685

【權威為什麼會變成威權呢?來自不認識孩子與大人的學習方式】

權威為什麼會變成威權呢?來自不認識孩子與大人的學習方式】

 

  這週六一早,我去參加晨星班季末的班級聚餐。有位家長說小朋友很聽老師的話,不會去踩門檻。很稱讚孩子聽老師話的部分,這在華德福中稱做老師很有「權威」。

  接著老師跟這位家長解說這麼做的背後原理,家長才明瞭「權威」的背後是帶著很深厚的看見的。就像許醫師常說的:一個醫師在某個領域有很深入的認識,我們才會說這位醫師是某某領域的權威。

  就華德福的觀點來看,「跨過門檻」這個要求,其實教育了孩子身、心、靈三個層面。

  就身來看,是身體的鍛練,就像跨欄這一項的運動,是能鍛練身體的。再者,想像一下您踩著門檻而過,您會發現,過程裏您的呼吸是不順的(建議您自己實做一下),這也是為什麼運動項目中不會有「踩欄」這個項目。反過來說,當您跨門檻而過時,我們的呼吸不只會順,而且還會有深度呼吸的自然反應。這深度的呼吸對身或是心的幫助,就不用多說了,已經很多的醫學證明深呼吸的助益有多大,而這也是華德福教育一直強調要教孩子呼吸的部分原因。(跨過門檻這件事,實做時,同時要求腳跨過門檻落地時也要輕落)

  在心的層次,除了前述:藉由調理孩子的呼吸,可以平撫我們的心境之外,我們還要為了穿長裙的人考量,如果我們弄髒了門檻,穿長裙的人走過時就會被門檻給弄髒了。孩子因為這件事,學會為別人著想,心就能倍加的溫柔。

  在靈的層次,不讓孩子在不被同意下站在高處,這能長養了孩子謙虛的德性,一個杯子要低下,也才能「聽」的進去別人的話語。也才能真正進入學校學習,進一步用「聽話」的方式,聽故事,用「聽得到」老師說話的方式學習。

 在靈性的另一方面,也鍛練孩子更有意識進入下一個空間,這也是華德福的課程進行往往從「進教室」就開始。不只跨過門檻,有些華德福學校甚至會在門口進來不遠處劃線,讓孩子做跨步練習後再跟老師鞠躬握手才坐到位子上。這些步驟不只是身心的鍛練,更是意識的覺察。而意識就是「自我」,也就是說這些動作,可以讓孩子回到「自我」。就是做自己,長養孩子的自我控制的能力,就是「由得了自己」的能力,華德福的追求「自由」。(許醫師常說自由不是「權力」,是一種「能力」。)

  說到這裏,我想我們都不敢小看「勿踐ㄐㄧㄢˋ閾ㄩˋ」了,《弟子規》一千零八十個字,在在都是藉由實做,讓我們回到自由的工具。(看倌們,祂真的不是限制人的,祂是讓人自由的工具。)

  不過孩子在學做時,是不用全面知道。他現在的理解力、思考力尚末全部開啟,所以孩子的學習方式,是先做,而後慢慢知道。這時的他須要的是權威,而權威的背後,隱涵著是大人們對這件事深刻的認識。

  成人的方式,則是從「知道」開始,然後慢慢做到。所以大人們的學習,要以知道為主,做到為輔。最後惟有我們自己先做到幾分,也才有能力「看得見」孩子做到幾分。有看得見孩子做到幾分的能力,才能指導孩子。

  所以大人要明瞭弟子規,才能幫助孩子,明瞭後批評,是理智的行為。但又有幾人能究竟明瞭呢?伯彥帶著孩子跟周老師學弟子規幾年了,只能覺得,愈學愈覺得可以「拜」下去,而且愈拜,愈覺得不夠(沒有來上家長成長課可能聽不懂)。祂那深不見底的智慧,只能讓我愈學愈甘願拜在「弟子規」的門下了。(感謝周老師的教導!)

  所以,當我們沒有認識大人和小孩不同的學習方式,我們就常將「權威」說成「威權」。當我們沒有真正認識學校的教學方式,就會把守規矩,變成墨守成規。當我們沒有去理解別人的用心時,只用腦去思考別人的做為,不小心就曲解了對方的善意。

  最後出個問題,請問:「勿踐閾」要做到,對吧?所以當我必須要踩著門檻,才能修理門栓時,能踩還是不能踩?

末學 林伯彥 敬呈 甲午年冬

課程實況
自然探索
四季慶典
成果分享
藝文活動
教師進修
家長講座
課程訊息